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六合资料网站 > 学校概况 > 光辉历程 > 正文内容

熊向晖: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书写传奇人生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12 浏览次数:

   孙亚杰在中国共产党的情报工作史上,出身官宦之家的“龙潭后三杰”之一——熊向晖是一位充满着传奇色彩的人物。

   1937年初,年仅18岁的熊向晖,打入国民党军队内部,开启了跌宕起伏的特工生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书写了传奇的“敌营十二年”。

   新中国成立后,熊向晖在风云变幻的外交战线不辱使命,完成了一项项重要任务,成为共和国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1919年4月12日,熊向晖出生于山东掖县(今莱州)。

   1936年,17岁的他考入清华大学,其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并成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的骨干。 1937年6月,清华大学与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合并成国立长沙临时大学,迁至长沙。

   这时,湖南要组织青年战地服务团去国民党胡宗南部“服务”。 周恩来吩咐清华大学党的负责人蒋南翔推荐一名秘密党员去参加,选人的标准为“出身名门望族或官宦之家,年轻,仪表不俗,记忆力强”等。 熊向晖被选中,便由长沙前往武昌接受胡宗南的面试。

   在接见会上,胡宗南手执名册逐一点名,熊向晖为给胡宗南留下深刻的印象,当胡宗南点自己名字时故意坐而不立,只举起右手说声“我就是”。

   胡宗南问:“熊先生为什么到本军来?”熊向晖答:“参加革命。

   ”胡宗南微微一怔,问到:“熊先生来本军是为参加革命?”熊向晖答:“孙中山先生遗嘱第一句话就是‘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贵军是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到贵军来当然是参加革命。

   ”胡宗南再问:“那么,不愿抗日、反对抗日算什么?”熊向晖答:“积极抗日的是真革命,消极抗日的是假革命,不愿抗日的是不革命,反对抗日的是反革命。

   ”胡宗南盯着熊向晖看了一会儿并在名册上作了标记。 接见会结束后,胡宗南又单独召见熊向晖,几轮面试结束,他决定把熊向晖留在身边。

   就这样,熊向晖成了我党安插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的“闲棋冷子”。 按照周恩来设想筹划以备在两党和平时,可以继续抵抗日军的侵略;一旦国民党对共产党实施打压和攻击,就可以为保卫我党起到积极作用。 当时,周恩来送熊向晖八个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1938年5月初,熊向晖被派到西安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学习,1939年3月,学习期满后担任胡宗南的助手,因超卓的才干很快得到胡宗南的赏识,从侍从副官升任至机要秘书,开启了平步青云的“党国栋梁”仕途,也开启了12年之久的中共特工生涯。 “一人可以顶几个师”1943年5月22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公开宣布《解散共产国际的决议》,蒋介石借此密电胡宗南:“乘此良机,闪击延安,一举攻占陕甘宁边区,行动绝对保密。

   ”胡宗南秘密布置并正式确定了7月9日进攻边区。

   但是,7月4日胡宗南就收到了朱德电报,受到“破坏抗战团结之大业”的指责。

   原来,早在7月3日,国民党的作战计划就由熊向晖秘密发到了延安。 党中央接到情报后,及时拟定作战方案,一方面,正面揭露国民党破坏抗日、挑起内战的罪行;另一方面,则迅速从其他地区抽调兵力,保卫延安。 国民党的阴谋没有得逞,胡宗南发觉有人泄密并进行追查,竟也没想到会是自己贴身秘书熊向晖所为,由于处置得当熊向晖的身份没有暴露。

   1947年3月,正值胡宗南保荐他赴美留学前夕,熊向晖和新婚妻子正在杭州蜜月旅行,突然接到胡宗南在南京的约见命令,让他心中疑惑不解。 见面后,胡宗南要求他推迟三个月赴美,等打完延安再走,并让他严格保密。

   此前,胡宗南于1947年2月28日接到了蒋介石关于“趁美苏英法四国外长会议召开之时直捣共产党的老巢延安”的命令,于是胡宗南临时中止了熊向晖赴美留学的行程。 胡宗南交给熊向晖一个公文包并向他布置了任务:根据包里文件的内容画一幅作战草图给他。 熊向晖打开文件包即看到了两份绝密文件:蒋介石核准的进攻延安的方案和陕北共产党的军队兵力配置情况。 熊向晖迅速将文件内容默记在心。 次日上午,熊向晖随胡宗南回西安,当天晚上,熊向晖就将情报送到了新华巷1号——西安《新泰日报》主编王石坚的家,通过地下室里的秘密无线电台,将这两份绝密情报发到延安。

   根据接到的情报,党中央果断决定采取“存人失地”的方针,放弃延安并坚壁清野,把这个包袱交给国民党去背,然后在陕北黄土高原通过蘑菇战、麻雀战等战术将国民党军“肥的拖瘦、瘦的拖死”,以达到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目的。

   从1947年3月到1948年3月,党中央转战陕北期间,因为有情报工作的保障,总是能够一次次地在敌人眼皮底下化险为夷并常常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而胡宗南率领的国民党军不但未能“给共军以毁灭性打击”,反而自身损失惨重,麦宗禹、李昆岗、刘堪等胡宗南手下的名将也纷纷当了俘虏或直接丧命战场,真可谓“进又不能进、退又退不得”。 熊向晖的出色表现令毛泽东大为赞赏,称熊向晖“一个人可顶几个师”。 周恩来也称赞道:我们党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情报人员工作卓越,李克农、钱壮飞和胡底属于前三杰;解放战争期间,又有三位突出的情报人员,熊向晖、陈忠经和申健,同样一人能敌万千军,创造了情报工作的奇迹。 他们就是后三杰。 外交战线再建功1947年5月,熊向晖从上海乘船赴美国留学。 1949年5月,熊向晖正式由“地下”转到“地上”。

   新中国成立以后,熊向晖担任了外交部新闻司的副司长,开始了他二十多年的外交生涯。 在诸多重要的外交场合中都有他的身影:1954年日内瓦会议,熊向晖担任中国代表团新闻办公厅主任,主要负责招待新闻记者;1971年中国在联合国恢复合法席位,熊向晖是中国代表团的代表;尼克松1972年访华,熊向晖又负责一些重要问题的处理。

   除此之外,熊向晖还担任过驻英国代办、驻墨西哥首任大使等职。 这一时期的熊向晖又为新中国外交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熊向晖的女儿熊蕾曾问过父亲一个有趣的问题:“你不会跳舞,怎么做地下工作呢?”熊向晖说,谁规定的做地下工作就得会跳舞啊?是的,熊向晖不会跳舞,但他在情报与外交的舞台上屡屡建功。

   2005年9月,这位充满传奇的共产主义战士停止了人生的脚步。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